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冷若寒梅

积跬步以致千里life is what you make it.love it

 
 
 

日志

 
 

“最困扰青年的心理问题”系列访谈之三(图)  

2009-12-29 07:49:00|  分类: 职业素质能力与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真的不擅长人际交往吗?——直面大学生人际关系困境

 

2009 年10月14日,知名心理学家、中日友好医院心理李子勋医生参加了《青年心理》杂志与腾讯教育频道联合主办的“最困扰青年的心理问题”系列访谈第三期,本期访谈主题是:《我真的不擅长人际交往吗?——直面大学生人际关系困境》。

 

“最困扰青年的心理问题”系列访谈之三(图) - joly - 冷若寒梅


最重要的心理关系是与自己的关系

主持人:在您的新书《问问李子勋》里有一部分专门讲“我该怎么处理人际关系?”可见您对这个问题很重视,也很有研究。首先请您从心理学专业的角度,介绍一下人际关系问题。

李子勋:我们每个人都生活在一种关系模型里面。心理学一般归为四种关系,最大的人际关系是人跟自己的关系,如果一个人跟自己的关系处好了,他跟周围的关系都会处好。为什么呢?心理学一直强调我们对外部的关系是内部关系的一个投注,如果我们内部跟自己的关系是和谐的,是一个接纳、认同并且喜欢的关系,那么在人际社会里跟人打交道的时候,也会用类似于对自己的态度去对别人。所以心理学最大的人际关系是与自己的关系,其次才是与人的关系。

与人关系里面最重要的是跟父母的关系。心理学强调一个人的社会性行为或者人际关系模型来自于家庭,是早年与母亲、父亲之间形成的。心理学有一个很经典的理论叫“俄狄浦斯情结”(Oedipus Complex,又称“恋母情结”或“恋父情结”,是精神分析学的术语),说的也是父亲、母亲和孩子形成的关系是早期关系的雏形。一个人长大后进入学校,或者组成自己的家庭,实际上其关系还是早年与父母关系的重复,他会无意识地把对母亲、父亲的态度投注到身边的同学、老师或者爱人身上。但如果这个人有一个良好的自我关系,也可以把这种自我关系投注在周围的人身上。一般跟父母关系搞不好的人,也很难和别人搞好关系。尤其是与母亲的关系,如果一个男孩或一个女孩跟妈妈关系不好的话,那他/她以后也很难跟别的人处理好关系。因此,一个人恋爱或者结婚了,其与爱人的关系很多都是来自于早年积攒的与父母关系的感受来呈现的。

第三种方式,是人和社会的关系,就是现实。我们在北京,北京就是个现实,在大学,大学就是个现实。

最后第四个关系是人与自然的关系。

在这四种关系里,如果按重要程度排序,第一个是与自己的,第二是与他人的,然后是与社会和与自然的。

 

大学生如何对待“人脉”问题

 

主持人:今天要讨论的大学生的人际关系,看来主要是与他人和社会的关系。

李子勋:大学生的确是主要处在两个关系里,一个是现实的,即社会关系,另一个就是与他人的关系,即与同学、老师的关系。当然他与自己的关系也是始终存在的,只要他活着,就要跟自己相处。
主持人:是的。让我们回到今天的主题——大学生的人际关系困境,我想问的第一个问题是:人际关系真的那么重要吗?现在的大学生经常听到的说法是“上大学除了学知识外,最关键、最基本的是培养与人交往的能力。”这种观点认为良好的人际交往能力以及良好的人际关系是大学生生存和发展的必要条件。您怎么看?

李子勋:这个说法是对的,但是不全面,不是针对每个人都必须这样。我们在人本思想上要接受这样一个观念,就是每个人有权利选择自己的生活方式。尤其是大学生,他们都是16岁或者18岁以上的成年人,他们都有法律权利选择社交还是不社交。一般来讲我们不会对他们品头论足。我们跟社会学家不同,社会学家会区分主流和非主流,但是心理学家更注重个性,尊重个人的选择。比如一个人不社交,我们不说这是需要改变的,这可能是他自我的决定。尽管不知道为什么,但我们绝不会说他是错的,这是一个前提。这是心理学家所遵循的一种人本思想,就是尊重每个人所选择的生活方式,而不去干扰或者进行批评。

但是既然今天讨论这个主题,就必须得讨论一下人际关系的重要性。对于大学生,其实一个人的人际关系模型在初中以前就应该完成了。学校本身是促进人际发展的一个地方,因此一个孩子从进入小学,甚至在幼儿园就开始发展,到青春期以前应该已经完成了社交发展的任务。为什么中国的孩子,不像西方人那么爱社交呢?可能跟我们的学习过重、压力过大,学校又不鼓励更多学习外交往有关。中国学校一般不是让学生主动选择交往,通过安排分组的学习活动等方式,带有些强迫性的,这一点可能是造成大学生看起来不是那么活跃的原因。

第二种可能,我个人认为最大的原因是科技发展。人为什么需要交往?因为是要逃避孤独,逃避孤单感,我们害怕孤独,我们需要有归属,我们需要似乎和有些人是有关系的。人为什么生活在一个关系层面,这是安全的需要,也是逃避孤独的需要,也是逃避死亡恐惧的需要。从原始人到现代人,我们慢慢结成了部落、城市,为什么?来到城市我们更安全,因为我们不需要独自面对一个不可控的大自然。人需要关系,也逃避不了关系,他从小是一个孩子,有父母关系,结婚以后还有夫妻关系,工作中,还有上司、下属关系等等。现在的信息科技让我们有了互联网,有了一个新的与人保持接触的中介。互联网看起来是虚拟的,实际上是个人和他人发展关系的一个桥梁,通过这个桥梁就保持了人际关系。

当然,很多大学生还有别的途径如看电影、读小说等来达成与他人、社会发生关系,所以他就不那么依赖直接和某一个人来发生关系。以看电影为例,只要他融入电影中人的活动,实际上还是保持了一种关联性,还是和人发生关系。任何一种方式都可能是饱满的,没有问题的。可能这也是造成现在一些大学生不太喜欢和别人搅在一块,或者交往的原因。

主持人:您的基本观点是赞同人际关系于大学生的重要性的,是吗?

李子勋:是的。但是,中国学校普遍在发生人际关系方面的主动关怀不够,而我个人认为10岁以前如果没有解决孩子社交取向或者社交关系的问题,可能成年后也得不到。因此如果我们觉得中国的大学生有社交问题的话,那就应该从小学做起。当然了话又说回来,又涉及到文化的关系,中国的文化其实不是那么强调平等社交,因为我们是文化骨子里还是服从,听话就行,所以学校老师让孩子听话更重要,就是说你如果听老师的话,就是好学生,但你特别喜欢交往,老师可能只会觉得你不在好好学习。每个孩子到了大学应该交一群朋友,因为这些朋友将来到社会上可以互相扶持,比如你是北大毕业的,我也是北大毕业的,我们就有了一个归属,叫认同。为什么呢?这种认同感就很重要。我记得有一个苏联,谈到需要两种朋友、两种社交,一种是知心的,就是情投意合,还有一种就是有用的。知心的朋友,一生有一两个就够了;有用的朋友,可能是在精神上产生共鸣的人,如果想成长、想成功的话就应该结交这些朋友,而这些朋友在哪儿最容易达成,就是大学。所以我比较同意你的看法,你来到大学交朋友,不仅仅是个人的学习,而是一个未来发展的需要,这是两回事。尽管我们说青年人有权选择他的生活方式,但是从发展的角度来看,过来人往往会建议他在大学多交几个好朋友,以后可能更容易取得事业的成功。

主持人:您的观点让我想到了一个很流行的词——人脉。现在又专门的“人脉网”,推崇者常说的话是:“一个人能否成功,不在于你知道什么,而是在于你认识谁。”这种观念似乎也在影响大学生,访谈前我们做了一个在线调查,有6万多大学生网友参加,有一个题目是问“你愿意结交新朋友的最大动机”,“ 扩大生活圈,为以后发展打下人脉基础”这个选择项发的支持率高达54%;另外一些选项,比如“朋友使我自信、愉快”只有27%;“朋友多可显得我的个人魅力非凡”只有5%。

李子勋:交朋友的动机可以分成很多类,第一种可能是为了让自己不再孤单,第二是为了自己得到认同。比如喜欢刘德华,就觉得自己像刘德华一样,比如我交一些看起来我个人比较欣赏的人,是因为我想成为那样的人。或者我交一个好朋友是我发现他跟我相似,我看了他,就发现看到我自己,这是青少年需要的一种认同。这种自我认同是他自我成长的一个重要过程。第三种就是有用,可以让生活更方便,这个现实在东方特别在中国很需要。中国文化跟西方有一些差别,西方人讲游戏规则,如果经商,我诚信好,谁知道我诚信好,都会跟我来做生意;但中国文化不信任规则,而是信任人,更注重游戏圈子:规则可以随意解释,但是圈子很重要,如果你进不了这个圈子就没人跟你做生意。所以中国讲一个人脉,如果人脉好了你容易走进这个圈子,有了圈子就好做生意,机会就多了,你没有人脉的时候,要闯进去就比较慢。

从这个意义上讲,重视人脉也是对的,因为它毕竟是现实的,我们不能抽象谈一个理想主义的东西。在中国这个现实就是要追求人和人彼此之间的连接,如果有了关系,做成了一笔生意,第二笔都好做。

因此刚才我说的两个分类,一个是知心的,一个是有用的,其实两者都需要。但真正的知心朋友是在青春期建立的友情,因为那时是大家都在重新塑造自我的时候,所以那个时候的朋友可能是终生的朋友

主持人:所以我们的调查显示,50%以上的交朋友动机都是为扩大以后的事业圈子打下人脉基础。

李子勋:这跟我们的现实有关系。我们现在处于高速发展中,最近几十年的成功追求,把每个人都搞的很自卑,觉得自己不够成功……(笑)

主持人:我想这50%多的大学生里,也有些会为自己交朋友的功利心态感到苦恼,甚至愧疚,今天听了您今天的观点,可能会释然许多。

李子勋:这是一个不必问对错的问题。比如说你为了达成某种目的去交了一些朋友,但这个朋友你并不喜欢,只是因为如果不跟成为更好的关系就不容易达成目标,这是纯正的,没有谁批评你。因为你并不想伤害任何人,而是你想成长自己的目标,我们倡导的是人必须为自我的发展放弃一些,这是很正当的,不值得有内心的内疚感。当然前提是不能欺骗。

 

良好人际交往首先需要自我认同

 

主持人:第二个问题是:现在的大学生人际交往真的很糟糕吗?不少学术研究、大众媒体都在关注这个话题,而且普遍的看法是情况比较严峻——大学生普遍存在人际交往问题,您认为真的如此吗?

李子勋:我不认为是这样。现在这一代大学生,如果是一个普遍现象的话,就代表未来的社会人会更独立,因为大学生实际上就代表了我们15年以后的未来。我觉得我们年纪大一些的人都是在做无用功,我们都是被骂大的,我是78年的大学生,78年上大学的时候,那些教师都看不起我们,说我们不读书,我们要看电影就看电影,要看球赛就看球赛,那时候有足球了,为了中国三比零胜科威特,我们都上街游行了,那些教授很奇怪,你们不读书,还交男女朋友,觉得你们垮掉了。但是完了吗?我们这一代人欣欣向荣,把这个社会变得更美好了,更人性化了。同样的,现在我们担心下一代,我们觉得他们会完了,他们不行了,我觉得这些担心都是多余的。

我们整个社会都在发展变化,大学生的很多人际行为的变化或者生活方式的变化,事实上是呼应现实和未来的。所以从大学生身上看到的某些现象,并不代表这些现象需要改变,而反感代表的只是我们的旧意识。

从心理学来看,我们眼睛只能看到被我们意识决定的东西,我们的眼睛能够关注到的东西,实际上是我们大脑的活动,跟现实没有关系。如果从心理学中立的角度来看,我不认为现在大学生的社交是个麻烦,只是在好奇:这一代人他们不那么依赖外部社交就能让自己感觉到安全,感觉到不孤独,感觉到有力量,他们不再依靠有几个哥们就变得安全了,他们自己似乎有更大的安全感,他们更爱自己琢磨,更爱自己在网上搜集信息。这是不是优势呢?肯定是,未来社会人会越来越独立。中国人是家文化,人和人的依附感从小就形成的,西方人认为两岁要跟爸爸妈妈分离,独立发展自己,心理学理论也认为是这样的,但是中国由于家文化不鼓励这种独立。因此如果现在的孩子在大学里不依附某种人际关系,就能生活得很好,这是一个好事,不是坏事。

主持人:我们的调查也正好印证了您的观点。有一个问题是“你与同学关系整体如何?”55%的人都认为相处融洽,20%的人选择了“偶尔发生矛盾”,选择“相处得很糟糕”的只有5%,还有20%的人选择“不清楚,并且感觉无所谓”。最后这个选项我觉得很有意思,正如您刚才所说,现在的大学生更独立和自信了,他们中的一部分并不太为现实的人际关系苦恼,甚至并不在意。

李子勋:对。一般来说我们人际需要认同,如果大学生自我认同足够好,就不会在意外面的认同。其实真正社交能力好的人,不是社交多的人,而是当他想社交的人会很自如地和别人发生关系,如果他不想发生关系的时候,就会自如地增加自己独处的时间,这叫社交好。社交好不是看他有多少朋友,如果想交很多朋友,我们说那是一种孤独感,他要不停从朋友身上看到自己的好,他是想通过朋友的需要看到自己的好。看起来朋友关系都很好,大家都喜欢他,但是从心理学角度看恰恰这些孩子是社交不好的。

 

内向不等于“孤独问题”

 

主持人:第三个问题,我想问是否不擅长人际交往的人就有“孤独问题”?孤独是否总是容易导致负面的心理问题?在我们青年心理网的论坛里,经常有网友因为感觉自己不擅交往,或者觉得自己过于内向而感觉孤独的求助。

李子勋:当一个人的内在不能解决他的孤独感、焦虑和隔离感,就会感觉自己被隔离了,被边缘化了,他在交往中就有期待,痛苦都是期待造成的,都是期待你的同学对你做什么。尽管有时候意识不到,比如今天给他端杯水,他表扬你,或者感激你,有了这个期待以后,给他倒一杯水就不是单纯的友谊了,而是希望交换什么,交换你需要的东西,交换他对你说“你这个人真好”。这就叫人际依附。就是依附在某个关系里,而不能独立地活着,就像小时候孩子和妈妈形成依附,因为孩子觉得不跟妈妈形成依附,妈妈不管我,我就饿死了。如果青年人没有处理好跟母亲的关系的话,当然这种人很少,按照统计学来说大约千分之几的人,因为妈妈有些病态的,或者情绪上的问题,需要靠强烈的和儿子或者女儿产生依附来完成自己的内心,孩子就慢慢在这样的行为中学习到了依附,这是可能的。

当然我们说孩子在两岁以前的依附是自然的,两岁以后妈妈应该非常开心的鼓励他的独立,鼓励他脱离,如果妈妈不愿意,就是妈妈需要孩子,不是孩子需要妈妈,这个孩子成年后就容易形成强烈的依附感,他在人际交往中也总是在找到一个“妈妈”,依附一个人。这跟内向没关系,内向外向是两种个性,都是可以社交的。

什么是内向?内向就是可以自我满足的人,自我解决了孤独感、焦虑、害怕、归属感等等问题的人。这样的人看起来不依赖社交,他的快乐是内心生成的,阅读很快乐,有人很快乐,没人也很快乐,这样的人是内倾型的,从内在资源去获得生命感受的满足。外向的人渴望跟人连接,必须从外部获得,必须跟人发生关系,跟社会发生关系,受到刺激他才高兴,这种人是外倾型的,就是说精神力量是朝外的。

这样解释就健康了,两种个性都非常好,但是两种都需要社交。外向的人由于精神力量朝外,需要社交;内向人是朝内的,可能不那么社交,但社交是一个常识,就像过斑马线,你知道怎么过红绿灯,要知道怎么存款、洗衣服,宿舍在哪儿,床在哪儿……就是要会这些与人交往的基本技术。内向也好,外向也好都需要跟人打交道,而学会了人际能力,愿意跟多少人打交道,或者有一段时间三个月都不想打交道是每个人的权利。

重要的是要知道方法,比如这次我帮了你,你很高兴,感激,我也很感兴,但下次我要给你机会让你帮我,让我处在给你的位置上。这就是社交。社交是什么呢,你老对他好,却不让他对你好,这就不叫社交。社交是平等、互利、双赢,客观上讲这是每个人都需要学会的,跟性格没关系。

主持人:所以人们通常认为的性格内向导致不擅人际交往,并影响事业成功是一个认识的误区。
李子勋:一个提法的误区。一个大学生在与人交往中感到痛苦,是自我没有完成,早年的时候没有完成,所以存一种补偿心理——找到这样一个假想的妈妈或者假想的爸爸,尤其是父亲。其实人际社会的能力主要跟父亲有关,亲密感、依赖感跟妈妈有关。父亲永远代表权利,其实我们觉得很难交往主要是觉得跟权利很难交往。父亲往往有一种无意识压制幼年孩子的倾向,这个压制影响了孩子成年后的交往心理。真正在大学里,人人都是比较平等的,但是如果一个人感到压力,这个压力往往是他自己的,是他的感受,跟他有关,跟学校和社会没关。

人际社会经常有这样一个含混,就是当一个人看到一个自己不喜欢的人时,他没意识到他的不喜欢跟那个人其实没关系,是他自我内在的东西,与过去的感受有关。比如你心目中的妈妈不是真实的妈妈,是你通过某种内部的投注看到的妈妈。同样的,女孩子结婚的丈夫也不是真实的丈夫,只是她内部建立的对于丈夫的投影,这个投影是谁的,是这个女孩自己的。

从心理学看社交就是:我们对别人的看法和感受,有些时候是受我们内在决定的。认知都是这样,我们意识中想看到的才看得到,意识决定了能看到什么。比如一个专家带着困境观念去看大学生社交,就会看到大学生社交能力差;而我呢,是积极的,就看不到大学生社交不好。这两种都是不客观的。
很多人不了解这种投注,莫名其妙感觉到压力,感觉到痛苦,感觉到人际的烦恼,其实这些烦恼还是他自己的,是他自己内部没有跟自己的关系搞好。也就是说,别人在他面前就像镜子,他能看到的是他自己熟悉的东西,而他不熟悉的东西则看不到的,事实上他看的是自己。

如果每个大学生都知道并理解这一点,那么提高社交能力就快了,至少不会痛苦,不会想为什么跟他在一块就是痛苦了,其实跟别人没关,跟自己有关,从自己内心找原因。

主持人:您从心理学专业角度,从理念上深入浅出地分析了所谓的人际关系问题,其实都是自己的问题,是认识的问题,我想很多在线网友可能会解开一些心结。最后还得请您回答一下网友的具体问题。有一个网友提问,说他吗四个人的宿舍,其他三个同学都是来自城市的,有一些共同的兴趣爱好,如弹吉他,而自己没有,始终觉得自己融不进去,很孤独。

李子勋:这个提问本身就有一个隐喻:他把四人分了类,把自己不是城市人、不会弹吉他看成问题,但我们并不知道那三个人怎么想,由于他意识中有了这个意识以后他马上就能看到这个差别产生的人际方面的隔离。意识决定了他的感受。当他意识到这是问题的时候,这个问题就会困扰他。假设换一种解释系统,其实那三个人都需要他,因为只有他的生活方式是那三个人不懂的,他是比较优势的,比如说跟自然的关系。同样,他不会吉他,但他可能会别的,如果三个都会弹吉他,只有一个人可以评价,就是他,因为他不会弹,所以他是一个独立的观察者,可以给他们意见,为什么呢?那三个人是相似的,无法彼此做判断,或者不好做判断,所以也许那三个人还想争取他呢。因此差异不一定是麻烦,可能是优势。

但他隐喻认为这是麻烦,有了这个意识以后,就只能看到意识决定要看到的东西,所以建议这个网友放弃这种解释——认为自己不会弹吉他是一种麻烦,而是想恰好我跟他们不同,我总有他们没有的东西,这是优势。他需要换一种解释系统,这就比较重要了。

主持人:看来李老师是很乐观的。但我认为从某种程度上讲,这位网友的痛苦也是真实的,因为他刚进大学,周围都是不熟悉的环境,本来物理关系上非常亲密的朋友,寝室的朋友,跟自己有距离感。
李子勋:不,这种感觉是他的,从农村来到城市本身就带来了某种自卑的东西,而且从他成长来讲,可能这也是他自己要来处理的,要来想为什么会有这种感受,这种感受真的是三个孩子带给他的,还是他一直有的?只是被三个孩子激发出来了。同样我也不希望社会上把大学生社交看的对错分明,如果社会上不断重复一种所谓正确的社交信息,就会让大部分人为此痛苦。所以在媒体宣传,我也是建议大家尽量避免制造麻烦,制造问题。我们要允许每个人选择自己的生活。

主持人:谢谢李老师,您最后一句话是一个非常好的总结,我想很多在线朋友,听了您的话会有收益。由于时间的关系,今天的节目到此为止,谢谢大家。

李子勋:谢谢大家。

主持人:还要特别预告一下,第四期“最困难青年的心理问题”访谈将于11月6后举行,我们将邀请知名心理学家杨凤池教授与大家讨论“第一份工作有多重要——骑驴找马还是一选定终生?”欢迎大家继续关注。再见。

李子勋:再见。

 

 

  评论这张
 
阅读(2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